流萤度

一个梦

    昨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可能发生在史前时代也可能是在外星球。

    我梦见一个坑,很大很大但不深。坑的外围有不高的土堆,一群猿人和人土堆上围着转圈,一边咆哮着,声音极其凄厉,我站在土堆旁的大坑里,看到簌簌尘土伴随着震动和咆哮声滚下来。我不想加入他们,只想爬过土堆偷偷溜走,但我在犹豫,因为我担心他们发现我会把我撕裂。

    随后画面一转,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打开了,好像是门。我们来到了这个星球的尽头。这里是倾斜的悬崖边,我们处在较低的那一边。正前方的悬崖尽头下,不知道会是什么,脑海里各种画面交错,最后定格在凛冽的寒风下像猛兽般咆哮的黑色海水,在麻木的状态下带着沉重的钝痛感,我几乎要落下泪来。悬崖上方是一轮圆月,锈黄色的色相,饱和度很高,明亮度很低,所以看起来十分真实,没有一般月亮给人的朦胧感,加之就在悬崖上方,看起来距离不是很远,反而不像月亮像一个特意安上的机器。乌云密布的黑夜里,冷冰冰的月光打下来。一个看起来像是贝壳的东西就像建筑物一样巨大,它的阴影下是一堆黑压压的人,像密密麻麻的蚂蚁。凛冽的风吹来远方的黄土,神鹰驾凌在尘土之上飞翔,爪子把空气分成两半。没有穿鞋的双脚踩在柔软的沙子上,诡异的场景让我不知所措。

    一个猥琐的流着口水的老男人对着我们说,笑一个,我感受到我旁边的女人非常不乐意,但是她笑了起来,嘴角咧开露出阴森森的惨白牙齿和黑洞。